>

逐渐脱离自然的物种

- 编辑:云顶娱乐棋牌手机版 -

逐渐脱离自然的物种

    我明白,这一切的玄妙仅源于人类脑海中的浮雕,是人类想像的扩张穿透心灵,以及浩瀚的宇宙。或者,类似的真实是存在的,存在于数光年之外人类脚步暂无法到达但完全能用思想点触的灵动。

    难得的,是这样一部没有商标的电影以及关于人性的诠释,亦或是关于所有生物灵性的展现。潘多拉的世界,像是一段关于人类最终升华与回归的畅想曲。

    生命形态万变,然其本质的流动是循环往复,永无止境。在虚幻的世界里,猎者被赋予捕杀权力,却不滥用,灵性的生物通晓生命质态转化的过程,并以其真诚的祷告来表达对大自然的敬仰。野性与纯性同样毫无掩饰地流露,即使再凶狠的物种也有让人心酥的感动,这是与我们同在却不曾亲历的自然界。
 
    与自然的融合,存在每一层的物种中,共鸣在于每一亲历者的身心。逐渐脱离自然的物种,尽管保留着远古的深层记印,然触及心灵的感动是一种印证,即一种远离最美妙联系与情感的悲。丢失了感悟自然的亲历,唯以这观者的感动来自我安慰吗。

    潘多拉,那或许就是地球的雏形。拥有纯净灵魂的一切物种在自然的庇佑下的灵动,何以想像罪恶已走到脱离生之源如此之远的地方。若说一切美好才是恶之源,该如何想像处于原始阶段的Navi人的进化之路。希望,不再重蹈覆辙,或是,经历过教训洗礼后的榜样足以教授一条光明的前路。

    这样的希望,在“人类的背叛者”者身上得以放大。恍悟,人类创造出来的正义被扭曲至极。或者,其名义已被利益取而代之,唯有光面堂皇的命令与斥责揭露着虚假的面具。当人类与人类为敌,是否意味着所有人已无法共享人类这一美誉了。对于眼前世界的摧毁,对于其他物种或者同一物种的残害,难道最终是沦为一个残暴的群体对阵一个无奈的群体。

    虚幻的世界足够真实,因其是一次对于思想的内部剖析,对于灵魂衍生的跟踪,以及未来命运的一种猜想。贪婪至死的恐惧会否感召出深层的清醒,救世主的传说至今也仅仅是个传说。然而,不可望,却可以创造,创造一个大写的人。

本文由影视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逐渐脱离自然的物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