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无非是留下来拖住时间

- 编辑:云顶娱乐棋牌手机版 -

无非是留下来拖住时间

我想我们应该承认,这是一部有诚意的电影——我必须承认片中替身出现N+X处,所谓的没有替身出演绝对不实。尤其是吴尊童鞋,替身不只两三个,虽然我们都羡慕嫉妒恨富二代,所以我们都可以不满某位童鞋的替身无数,但是,演员也是普通人,他再有钱他也怕受伤怕毁容怕影响日后的日子,可以理解,再说谁让人家富二代呢。表扬峰少爷,见过大场面的果然不同,表现丝丝入扣十分到位,关键是,毫不夸张。
在这个浮华的年代,一切感官刺激都不缺乏,前有好莱坞的场面轰炸,后有穿越剧的情感YY,中间夹杂无数爱情荷尔蒙的狂轰乱炸,(何况杨家将上映时间如此尴尬,导致我怀疑公关团队去干嘛了)。我们应该,或者说我们必须尊重一部真诚的实在的电影。导演尽力了,演员尽力了,这是个悲剧我们都知道几千年了,一个观众都懂的故事注定不好拍,何况这个故事的结局毫无疑问不可能满足任何一个中国人。中国人就是恨这个故事,你拍再好只能让人更恨。电影再有逻辑再有场面再有情节再有原创音乐再有场面布局,NND我们就是不想看着杨家将一个一个惨死。所以骂声注定翻天,这不是全冲着导演演员制作班底,咱得理解。
好了,不滥情,说细节。整片是经过布局的,先是被骂的狗血喷头的为啥不群战,为啥逐个单挑。这实在是预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。郑伊健(总是像古惑仔啊啊啊,但是个人觉得郑伊健很有演杨家将的天赋)看到鬼谷先生的话(明显当时大家都没悟透玄机),以剧中人物推论,一来必然想到,留下来是必死,但一人死六人活,舍己成人的总是大哥。二来,既然已经不能活,无非是留下来拖住时间,希望弟弟们走远点,活久点。此时明显留一个死一个,他安慰弟弟们总有办法脱身(实际他已经明确的说,“我来拖延辽军时间”),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大哥,想想自己的哥哥,泪点。
接着是四郎五郎,看到中间他们火攻卸了辽军的马,旁边朋友还说这么笨,对方的马都给卸了,点一把火,骑上敌人的马不就走了嘛。童鞋们啊,观众身处世外,是知道辽人计策,知道精骑百人,知道耶律元想干啥。设身处地想想,当时杨氏兄弟如何知道这如此这般...无非想拼了命,拖住时间,前面的两个兄弟走远点,活着回去。
三郎,沉默寡言,极像狙击手,气场相对于其他弟兄独立(实际多看几遍树木森林都出来了,兄弟能说得上各有特色),芦花荡一战是亮点。整片看第一遍的时候最初的印象就是三郎善射术,五郎尚医方,对两人印象最深刻。明显三郎是复仇感最强烈的,冲出两狼山城门前,他用短匕废了暗袭呼延将军的辽军头目还记得吗?那眼神相当入戏。
六郎,天命也好,剧情也罢,吴尊后台硬也罢,出境出奇的多。总之运气不错,大郎二郎峡谷阻截,折损辽人一般兵力;四郎五郎悬崖火拼,也杀了半数;三郎护送他近雁门关,又替他废了暗箭难防。剩下一程,只剩耶律元一人追随,给吴尊童鞋出镜的机会。值得一提的是,耶律元竟然还带了杨氏兄弟的兵器来给自己掘坟。六郎开挂,大将杨业全尸回朝,全片结。
上述补漏,以下说亮点。
杨氏兄弟两狼山突围阵形不错。(必须说郑伊健打吴尊的那一拳实在有点假,距离脸的太远了,让我瞬间想到吴尊到底是谁各种不敢惹…)几个兄弟杀出血路,然后五郎和呼延将军贴身保护令公冲出来,一队人马成功突围后大郎断后(郑伊健明显冲回去阻断敌军)。三郎负责占领高地,观察地形cover一众(三郎对着一众辽兵拿着弓箭威胁和六郎对视,突围成功可以撤离)。与此同时二郎杀回马场率领坐骑赶来支援。杀出两狼山的时候,二郎带着令公在最前面,三郎弓箭断后,五郎盾牌协防。队形赞一个。
六郎最后和耶律元决战时刻,危机之中三郎的弓救了他关键一命,六郎依次拿着兄弟的兵器和耶律元决战,后用令公的长枪结果了耶律元,桥段不错。
此外,对几个兄弟的性格渗透还是有的。大郎运筹,二郎善马术,三郎骑射,想想野史版本的四郎入辽五郎皈依,都觉得和他们的性格像,以及幸运的小六童鞋和悲催的七郎。加一点可爱的小搞笑和催泪的环节,嗯,基本成了。当然,于仁泰一向擅长的镜头表达、场面调度和视觉形式以及确实很棒的配乐自不必说。
PS.刚刚小瞄一眼,整个影评郑佩佩名字出现的次数比徐帆多。赞秋倌的比赞七子的多,哈。
还有,我不能理解院线出了什么问题,第一次去问,没上线。一周之后去问,下线了…本来很不错的电影,就是下线如此快,嗯嗯,哪个部门该检讨?

本文由影视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无非是留下来拖住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