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—— 罗大佑《爱人同志》

- 编辑:云顶娱乐棋牌手机版 -

—— 罗大佑《爱人同志》

也许我不是爱情的好样板,怎么分也分不清左右还向前看。
是个未知力量的牵引,使你我迷失或者是找到自己。
让我拥抱你的身躯,爱人同志。
—— 罗大佑《爱人同志》

神,真的存在吗?

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,在漫威的宇宙,神存在。他的名字叫「复仇者联盟」。有钱靠科技,没钱靠变异,不管依靠什么手段,要进入复仇者联盟这个俱乐部,必须拥有碾压千万人的超能力。他们是能行走、会思考的核武器,生杀予夺,凡人宛若蝼蚁。他们就是神。

《美国队长3》打响了两场战争。一场是粉丝热烈关注、盾铁互殴的窝里斗「神之内战」;另一场是人神斗,或可称之为:「弑神行动」。

《伊利亚特》讲的也是「神之内战」的故事。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拐跑了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妻子海伦,后者联合希腊联邦跨海远征,虽远必诛。同时,奥林匹斯山的众神也分为两个阵营,波塞冬、赫拉、雅典娜跟希腊联军站在一起,而阿瑞斯、阿波罗和阿芙狄罗忒倒向了特洛伊,两派势同水火。《美队3》的战争导火索,是中二青年史蒂夫拐跑了坏蛋好基友巴基,让钢铁侠托尼·斯塔克大为光火,加上钢铁侠发现巴基干过一点小坏事,三人贴身肉搏,狠狠干了一仗。

通常窝里斗时,神仙从不赤膊上阵,或化身凡人指点关窍(木马屠城),或委托低段位下属升级打怪(西游记),大概是神仙担心伤了和气,也丢了体面。但美队这一仗,把复仇者干得四分五裂,把钢铁侠打得身心俱疲,差点儿连盔甲都被人卸了,跟传统的神仙干架大有不同。

以前,神和人类分居。神活在彼岸,或在高高的奥林匹斯山上,或在天宫,或在西方极乐世界。但在漫威宇宙,人、神杂处。《美队3》搞出来这个大新闻,原因就是让不该活在同一个时空的两个物种混居在同一个地球。

所有超英电影都会面临同一个问题:超英和人类究竟如何和平共处?X战警如是,超蝙大战亦如是。超英看待人类,如同人类看待一窝蝼蚁。你会如何看待房间里的蝼蚁呢?

复仇者联盟啸聚了一群超英,他们拥有超人的体能和智商,遗憾的是没有超人的智慧。他们的组织形式不如一个大学社团,决策靠吵架,经费靠包养,还动不动拆人家的房子、打伤人家的管家,无组织、无纪律。就他们这个政治情商,注定复仇者联盟是个松散的民间团体,高高在上,但不是一个强力的政治组织。

当地球只有一个超人、只有一个钢铁侠时,凡人们遇到坏事只要烧香祈祷,日子还能安稳。但超级英雄一旦变多,连小蜘蛛、小黑豹、小蚁人都天天没事在大街上耍威风,十双手都数不清超英数目的时候,一个阶级诞生了!

有阶级,就会有斗争。一个著名的大胡子曾说过:「迄今所有存在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。」《美队3》的第一场战争,钢铁侠和美队之间是复仇者联盟的窝里斗,属于“往左还是往右”、“姓资还是姓社”的路线分歧。钢铁侠主张大政府,和联合国合作,接受人类的监督;美队主张小政府,捍卫个人自由,保护超级英雄的权益。两人基本处于同一阵线,分歧不超过民主党和共和党、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之间的区别。

人类和复仇者之间的阶级斗争,走了两条路。联合国走的是绥靖路线,「把权力关进笼子里」,要求所有复仇者签订索科维亚协议,让他们接受人类的监督,由神降格为人。自由的象征史蒂夫对协议说「不」,相当任性,也相当决绝。

泽莫走了另外一条路:革命。他要暴动,要代表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。尽管他只是一个拖家带口、快快乐乐生活在索科维亚的普通特工,颜值不超过杰森·伯恩,特务能力不超过詹姆斯·邦德,艳遇机会不如伊桑·亨特。只因为天上砸下一套房子,让他家破人亡,逼得他铤而走险,走上了「不消灭复仇者联盟誓不罢休」的不归路。

复仇者出现后,超英升格为神,人类降格为凡人。这一点,不是泽莫第一个意识到,但他第一个采取了暴烈的弑神行动。身为先知,他理应载入人类历史。

泽莫的革命手段是挑起复仇者的窝里斗,让原本铁板一块的联盟内部暴露出路线分歧,「让帝国是从内部开始垮掉。」蒙古帝国、苏联前车可鉴,复仇者联盟岂能例外?所谓盾铁必有一战,谁是真革命?谁是走资派?联盟内部其实早就站好了队。泽莫跑遍全球忙活一场,要的是烈火浇油,让这场「左派打右派」的窝里斗打得更加轰轰烈烈。

影片最后,神和人类和平共处的终极问题依然没有解决。以漫威一贯的鸡贼,它必将继续回避。反正在粉丝面前,一对CP深情对视,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。

本文由影视影评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—— 罗大佑《爱人同志》